上座率年均近3000万人次 日本棒球产业能否成功移植中国?

发布时间:2019-08-30 17:25:45 来源:ope电竞平台-ope电竞投注-ope电竞竞猜点击:10

  文/应虹霞发自东京

  2003年,美国职棒大联盟(MLB)开始在日本建立办公室,拥有了第一个全职员工。16年之后的今天MLB揭幕战在东京巨蛋打响,日本成了MLB的全球化战略重要的一环,现今日本棒球产业规模已经雄居全球第二,仅次于美国。个中,离不开MLB的精心耕耘,离不开野茂英雄、铃木一朗等一代又一代日本棒球巨星前赴后继奔赴太平洋彼岸——命题是,中国的棒球产业,究竟能否成功复制日本的经验?

  10岁日本少年曾万里赴道奇观看MLB:棒球进入日本已逾百年

  “春风不寒,芳草凄凄,怎不叫人蠢蠢欲动想投球?”日本徘句大诗人,出生于明治维新前一年(1867年)的正冈子规,曾这样讴歌春日与棒球。

  时值2019年3月,阳春三月的东京。这句著名的徘句,被裱装起来,赫然悬挂在日本棒球博物馆的正门入口处——一墙之隔,在东京巨蛋,今天迎来一代棒球巨星铃木一朗,时隔7年从美国MLB的”凯旋之战“。

  棒球进入日本,已然久矣。就连著名的”甲子园“全日本高中棒球锦标赛,截止去年,已经是100周年。在同一博物馆,陈列着2018年大阪铜荫队夺冠时,高高擎起奖杯的感人一幕。

  100年的历史长河中,有日美巨星交流,也不乏普通球迷、平凡少年跨洋过海,亲赴美国观看MLB比赛——2003年,一名10岁的日本少年,就曾亲赴美国,在道奇体育场,大嚼着热狗,一睹MLB球星们的风采。

  从此,他成了MLB的俘虏。长大后,他成了一名MLB文化的传播者。

  日本MLB主题咖啡店3年拿下授权铃木大谷助其如虎添翼

  距东京巨蛋数十米之遥,是一家MLBCafeInTokyo,MLB东京主题咖啡馆。经理伊藤岳义西服革履,在大堂和后厨里外忙碌,不忘殷勤地招呼客人。这正是当年那名追星少年。

  伊藤岳义在东京经营有两家MLB主题咖啡馆,另一家位于惠比寿地区。类似的MLB主题咖啡馆,在全球也是别无分号。

  2007年,受儿时MLB情结的感染,伊藤岳义决心创办全新MLB主题咖啡馆。他向美国MLB大联盟申请了授权——历经种种审核,直到2009年10月,他才如愿以偿。拥有了第一家位于惠比寿的主题咖啡馆;2014年,在东京巨蛋,日本棒球的圣地,成功开办了第二家。

  主题咖啡馆店门前,张贴着大谷翔平的醒目大图片,天使队”二刀流“日籍明星挂着招牌式迷人微笑。伊藤笑着坦言,”在招揽客人方面,大谷翔平是仅次于铃木一朗的金字招牌。“

  然而,在最初决定开办主题咖啡馆的2007年,日本尽管已经有了松井秀喜、铃木一朗这样,纷赴美国MLB打球的棒球明星,但这能否为咖啡馆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流,带来良好的经营业绩,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伊藤设想了种种绝招。“第一,是打造MLB气氛。”置身咖啡馆,就如同置身于MLB现场,甚至是胜似现场。

  店内装饰着种种MLB的老照片、老道具,日本棒球传奇式球星铃木一朗,自然首当其冲。厉害的是,就连著名的美国棒球女粉EmmyFraze,为铃木一朗实现3000安打纪录而DIY手工制作的“计分牌”,也被心灵手巧的店员成功“复制”,装点在入口通往餐厅大堂处。

  店员们,穿着各色各样MLB球队的球衣,戴着帽子。或许前一秒,她刚刚为你端上一杯沁人心脾的啤酒,下一秒,她便登上舞台,秒变一名活力四射的现场DJ或主持人。

  “我要感谢我的店员,他们个个,都是MLB的拥趸,都热爱着棒球。”伊藤说。

  三面大屏幕,滚动播放着协议伙伴们提供的比赛或采访视频,有MLB,也有日本NPB读卖巨人队。协议伙伴们也会不定期地在这里举办球星签名会,尽管到目前为止,铃木一朗和大谷翔平这样的大神”本尊“,还不曾光临此地,但在铃木一朗17日现身对阵读卖巨人队的季前赛当天,主题咖啡馆出现了球迷爆满,一席难求的盛况。

  授权助其“破圈”成东京巨蛋第一网红餐厅年营业额7亿4千万

  “既然是一家餐厅,我们的刹手锏是食物,是饮料。”伊藤岳义骄傲地说。

  在我们拜访的当天,从一大早起,后厨的工作人员就紧张地忙碌开了,薯条、汉堡和柠檬茶,应有尽有。原来,附近的“御茶水女子中学”要在这里举办一个200人的毕业派对,将下午场“包了场”。

  下午4点半,师生纪念合影完毕,派对结束。原以为,这家中学之所以在这里开办毕业派对,乃是因为涉及一些体育相关甚或棒球元素,意想不到的是,伊藤的回答却是——不。

  “纯粹就因为餐厅离学校近,而且好吃。”伊藤自信地说,MLB主题咖啡馆尽管直到2014年才以后来者之势,“杀”入餐厅林立的东京巨蛋地区,但如今,他可以自信地说,“(我们)是本区域的第一网红餐厅。”

  他将功劳归于MLB授权对于普通日本食客的强大号召力——换言之,是正版授权,帮助MLB主题咖啡馆成功“破圈”:从小众的棒球人群主题餐厅,幅射到更为广泛的日本社会群体。

  令伊藤开心的是,通过当天御茶水女中的毕业派对,他和他的餐厅,成功地为一个新的人群扫了MLB的盲。

  从2009年到2019年,回想当年开办主题咖啡馆的初衷——让更多的人体验MLB文化,对棒球感兴趣,历经10年耕耘,伊藤说,“当初的目标,在一点点地实现”。

  在我们的追问下,伊藤岳义最后也坦率透露了几个核心数据,其中不乏关于营业额这样的核心“机密”。包括惠比寿店和东京巨蛋店在内,MLB东京主题咖啡馆年客流360万人次,年营业额前者4亿日元,后者为3亿4千万日元,合计7亿4千万日元,“确认盈利。”

  MLB亚太区总裁:日本棒球产业规模仅次于美国全球第二

  MLB东京主题咖啡馆,仅仅是日本棒球产业从诞生到发展的一个事例。

  远从20世纪三十年代起,MLB已经开始有第一支明星球队造访日本,六十年代开始比赛直播,八十年代开始商业合作。而直到2003年,MLB在日本开始建立了第一家办公室,有了第一个全职的员工。

  这是MLB拓展亚洲市场的开端。回忆当年为何选择了日本作为亚洲棒球市场的突破口,MLB亚太地区总裁吉姆-史摩尔(JIMSMALL)笑着向我们摆摆手,“之前进军国际市场并不是MLB的一个主要目标,虽然之前已经有比赛直播,但并未致力于开拓日本市场。”

  契机在1995年,野茂英雄加入MLB大联盟到来,美国掀起了“亚洲热”,MLB开始直接对接日本市场。

  接下来一个大的爆发点是,2001年,铃木一朗正式进军MLB,“那时我们真正认识到了日本市场的价值,所以之后我们决定落地日本,在2003年建立了在日本的第一个办公室。”

  日本棒球迷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球迷了,白天看MLB,晚上看NPB。说到日本球迷对MLB哪只球队最为喜爱,斯摩尔给出的答案也是“混搭”式的。

  “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答案。现在是水手队,因为铃木一朗来到了这里。去年的话则是天使队,因为大谷翔平效应。但比较稳定地受球迷欢迎的,还是当数纽约洋基队。这也是一个好现象,没有一支球队一家独大,每个球队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人气巅峰。”

  时值铃木一朗时隔7年回到日本,出场揭幕战,代表西雅图水手对阵奥克兰运动家——仅仅是17日和18日的两场季前赛,每场超过4万名球迷们,身穿两支球队,以及其它MLB球队球衣者,举目皆是。

  一方面,众多日本球员前赴后继前往MLB,另一方面,是美国MLB自带流量和带货能力,这样的“聚合效应”,制造了日本棒球产业的“奇迹”——

  “论收入,日本棒球产业是除美国之外最大的棒球市场;论上座率,在所有的棒球联盟中,日本NPB的上座率是全球第二,仅次于美国MLB。”斯摩尔这样形容日本棒球产业的规模。具体到数字,他透露,美国MLB的年度上座率为7千万,日本NPB为2800万人次。

  中国需要“棒球姚明”,诞生可能性大于“下一个篮球姚明”

  说到其中MLB本身在日本的产业规模时,斯摩尔巧妙地用中国打了个比方,“日本的MLB产业,类似中国的NBA产业。”

  今天,在日本,平均每年有500场MLB直播,有13个不同的落地赞助商,有强大的授权商品体系。与此同时,在日本本土也策划了落地的比赛和活动瞄准业余人口,包括中小学和大学。

  “当时进入日本市场有期待,但没有绝对数值,并不是说要达到一个多高的目标。“斯摩尔表示,”而是怎样把进入日本市场的机会,以及价值最大化。需要找到一个进入日本的最好策略。”

  只问付出,不计回报,带来的是健康而长远的成效——斯摩尔确认,16年前初次进军日本市场时的目标“肯定实现了”,“MLB元素已经进入日本人的生活,成为了日本文化的一部分”,对他来说,当下的最大挑战是之后16年该如何去做。

  其中,自然也包括如何深耕中国棒球市场——然而,与有着百年历史的日本棒球相比,中国棒球的社会基础,无疑是全方位薄弱的。

  2001年,MLB开始关注中国市场。抱持着“必须MLB作出改变来适应中国市场“的想法,一方面是稳定持续的商业化,但支撑其背后的是强有力的棒球文化和棒球基础。

  斯摩尔将之为”落脚点”。这包括并不仅于让小朋友学到棒球,让家长们从电视上,实际的比赛中看到棒球,让消费者们买到MLB的产品,熟悉MLB文化。

  甚至,是诸如将类似的主题咖啡厅“复制”到中国。然而重中之重,或许中国棒球,需要一位“棒球姚明”——让他,扮演起类似铃木一朗、大谷翔平这样的,连通MLB和本土的角色。

  截止目前,MLBDC(发展中心)已经有7位中国选手签约MLB小联盟,其中还有球员被美国棒球专家评为农场前30位新秀。斯摩尔确认,未来MLBDC仍将源源不断输送球员到美国。他不啻大胆预言:MLB培养一个中国球员,比NBA培养下一个“中国姚明”,“可能性会更大一些”。

  中国棒球产业“复制”日本,决不是一个梦。